日前,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名譽院長、著名經濟學家厲以寧在北大光華新年論壇上表示,藍領階層將與白領一樣成為社會中堅力量。(12月23日《經濟日報》)
  “藍領”將成社會中堅力量,這是送給藍領的一頂看似漂亮的帽子。但是在我看來,是不是社會“中堅”,不是誰——包括著名經濟學家在內——隨便說了算的。其中最為根本的判別,或者說認定的標準,就是要看工資收入的水平。其次還有福利待遇是否優越、培訓機會是否存在、流動空間是否很大等等綜合判斷的因素。如果在這些條件比較上都不占優,你就說他是中堅中的中堅,或者中堅的平方、立方、N次方,又有什麼用呀?
  厲以寧先生也承認,二元勞動市場形成後,工作者很少有機會從“壞職業”轉到“好職業”,兩種職業間跨市場的流動機會很少。這就說明瞭藍領上升空間的逼仄。上升渠道不暢,不等於不願上升。這一點,只要看一看連年高燒不退的“國考”(公務員錄用考試),只要看一看已經是公司老闆,還要積極備考參加公務員考試的實例,就能夠知其大概了。據說今年國考繼續走低,但每個計劃招錄人員的競爭比例,即平均每招錄一個人背後的競爭者數量,仍有59.2:1。請看,有這麼熱心競爭藍領的嗎?至於福利待遇差異毋需再說,你懂的。
  前一陣,一個北大學生退學改上技校的事情,在社會上引起廣泛議論,甚至成了媒體關註的焦點。如果藍領被社會廣泛認可,“中堅”地位毫不動搖,總能引來各行各業羡慕的目光,還會這麼引人註目嗎?何況,這個孩子想做工程師,還不是真正意義上的藍領。再有幾年前,中國社科院發佈2011年《社會藍皮書》,其中顯示,經過對全國286個城市的小學四年級和初中二年級在校學生及其家長進行調查,25%的家長希望孩子成為醫生、律師、記者;15%的家長希望孩子成為科學家、工程師;另有15%的家長希望孩子成為教師;選擇讓孩子當政府官員的占11.6%;而選擇讓孩子成為工人農民的家長僅為1.2%。這個數據是否證明,藍領的中堅地位,還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
  如果還不信服,我再舉一個最新的例證。——記者從日前舉行的第四屆國民收入分配與企業薪酬制度改革高峰論壇上獲悉,我國目前的國民收入差距達到10.7倍,遠遠高於美國、俄羅斯等發達國家,收入差距之大已經影響了社會穩定和生產力的發展。(12月22日《北京晚報》)
  收入差距是怎麼算的?那是全國收入最高的20%的人的平均收入和最低的20%的人的平均收入進行對比的結果。中國的差距是10.7倍,美國是8.4倍,俄羅斯是4.5倍,印度是4.9倍。可見我國的收入差距之大到了何等不合理的地步。對這個差距做出貢獻的,無疑就有藍領的功勞。試想,一個一線勞動者拿到手的月收入不足2000元,但一些高管的月薪卻都在兩三萬元之上,差距如此之大,甚至成了影響社會穩定的因素。你還要說他是中堅,豈不是一個讓人寒心的諷刺?
  所以我就認為,先別急著給藍領戴上中堅的高帽,那樣好看卻不管用,也不利生產力的發展,辜負了“中堅”的美意。要緊的,是先解決收入分配差距過大的問題。藍領的收入提高了,到了讓人羡慕乃至眼紅的地步,自然就會增加吸引的力度,自然就會激發創造的熱情。當社會生產力空前迸發並給力經濟的持續發展,那時藍領的中堅力量,也就會充分展現,也就會名實相符了。
  文/雷鐘哲
  
  (辣味時評,一掃就行!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  (原標題:且慢給“藍領”帶個高帽)
創作者介紹

tk73tkium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